小说诱惑

类型:冒险地区:北马里亚纳群岛发布:2020-06-22

小说诱惑剧情介绍

小黄鸡高兴的拍拍小口袋,钻进寻双的兜里睡觉去了。相对于寻双他们的担心,小黄鸡自己显然轻松从容很多。”寻双道谢,抓了一把金币放到说话之人的手中。”寻双的眼里有了暖意,“君玉,无月,我们后会有期,都保重。”“这么想知道?”齐追一笑,迈步走到寻双面前,道:“不然小九儿帮我脱剩下的,我们一起洗个鸳一鸯一浴?”寻双伸手挑起他的下巴,微微挑眉道:“这个建议也不错,可以采纳。“大人,这个我来。

兰芽便心下一惊,心之数度,二子皆谓之赤心。便清了清隅,承平以不之觉,道:“大人又如何?”。”司夜染从镜里紧紧锁兰芽之目。浅色眼瞳里光潋滟,宛如倾日华、天倒。“……磨示余。”。”兰芽羞得一声尖叫:“大人!磐”之妖而密喘,鼻息绕之耳,妖冶道:“……岳兰芽,汝不敢对我,未尝亲都是躲在梦里、托于香美中,或以负我,或坚闭目……倒也;此时但镜,又非其臣,岂亦未敢对乎?,噫?”。”兰芽心头一梗,而果敢对镜光,别首低呼至:“小的不知大人在言。小的听不知,大便勿要说。候”司夜染掌按其处平,转揉动:“……磨之磨我?,汝择也。”。”何?兰芽惊喘:“大人说,一旦舍我。何食言而肥?”。”其轻笑:“吾乃食米团而肥。”。”兰芽闹得顿足,不脱不开,且镜中尽有其面红云——比之于其出身犹更可怖。兰芽乃力避鉴,只道:“大人说,自素言出必行。”。”乃轻哼:“自然。我又不失前言,这一次要你与我‘磨'。谁言欲与君为别个也?”。”其伸大指,将之扳回对镜面颊,眉目扬:“不过,若更喜吾语汝作别一,吾乃亦允矣。”。”“不必!”。”兰芽喘,坚啮唇:“寡人,宁将那鉴,亦不须大人!”。”其浅瞳一黯,而不忍,遂退一步坐回圈椅上,长眸微忠:“娘子,或有请。”。”半小时后,金乌淡去,玉兔徐升。司夜染举袖雪满额之汗,痛饮一大杯茶,方命道散:“……已足矣。”。”镜里,那妙人儿与鉴相贴,颊绯红、媚眼如丝……女亦渐自扪之门,渐生趣味儿,则周身上下都生了细细密密之汗出。如此观之,倒是前看过之一幅秘戏图之真实本。生色而生香。再看下去,其喜则喜,却——死。其口干,则又倒茶。兰芽一声低呼,顾不得己,奔来抢下其手者茶杯:“此时不宜饮冷茶!”。”乃微微一行,转瞬而颜舒而笑,故垂头觅其妙目,声线绮道:“你——恐我何如?”。”兰芽怒,顿足道:“子!”。”以手掩其柔腻膊,扬手笑:“……好,是我误。”。”顾望夜玉兔,柔声曰:“不累,陪臣出。”。”兰芽下神回眸望一眼镜里——自尚满身羞红未退,遂使道:“往行?我不见!”。”恐此而出,被人窥破了面上羞红,当如何好!他却笑,逡巡视:“……我亦愿。不如我留,汝复——示。”。”兰芽使力排之,羞恼之面红云。他轻轻叹:“犹与我出行。噫?”。”兰芽一扭身入榻上,放下帐,悄然衣。乃步至衣柜边簌簌地,须后一袱递进纱帐。何?兰芽受开——心忽万端,喉头仿为塞,哽咽难言。盖卧丽色绫袱中之,竟是一套女装:榴花红缎满绣之翔凤襦,头则一妆花纱绣裙……衣边儿上有小桃镂之函,按开金扣子,里头竟是一具赤金嵌宝累素丝头面。兰芽敢哽,忍死死,徐问曰:“此,为何宪?”。”隔纱帷徒见其颀长秀之形形,而视不见其色。其不觉心下万般紧,恐——恐之曰,是遗人之。其默然片,忽地轻笑:“若我说是江南行买,遗梅影之,汝何如?”。”兰芽紧咬银牙,轻合上眼帘:“亦属,当。”。”“妄心”之万绮地轻哼:“亏你还大学士家的千金,如何看不出这套衣裳之制!其一小女若然敢服,乃不死!”。”兰芽手便一颤——方之自有此疑。从此袭衣、绣工之中、制,分明是——诰命以上命妇乃敢服用。或复具些——亦有郡王妃衣命妇用。外又轻叹矣息:“……衣。”。”语讫,乃即举步出门去。兰芽视此衣久,只觉心下翻江倒海,不知其为何味解。虽疑,兰芽犹穿好了衣。立镜前,其始觉身已不知中泪。这一年多来竟装示人,其慕过梅影之金莲,亦尝忍不住盼祥手之针线活看……其纵万掩,而其心内亦曾密令过,能有一日修女。岂仅一日,亦可。不意竟真矣。抬眼看镜里清丽无双之兮,掐腰小袄,柿蒂形小窄袖,美形出其上玲珑。而妆花纱裙则绣工,微动而光萦绕,使人目眩神迷。而其具赤金之面者太过贵,其思更封入桃盒,但素着髻,冲自己笑。古来女嫁为妇,便欲盘髻,以示与昔待字闺时也。而其不能鸣自忘了——以娘亲已不在,其与司夜染之间更不可有寻常百姓家之礼……于是盘发为妇之事,其或此生皆能失。孰知……,孰料……乃有时。其细细鼻,以篦子将鬓柔发梳顺,乃深吸气,提裙摆向门外。门外夜色,天地幽蓝。一袭衣之少年,宛如玉树,独峙立如银色下。闻门之动静,遂转身望来。二人目光隔空斗,遂绕不开了相,紧紧缠绕。一线火因缘兰芽颊升。其子细阅矣,乃展颜一笑:“往织造署荷色,其为言也十色本。余皆嫌恶,自到纸房觅——择矣此色。而劝我说不好,不衬此衣之制。余独钟意,固谓之织了来时则,果衬子。”。”兰芽心下一跳——怪得此衣此合身,原来竟是身挑了料子而裁制之?视其面及衣矣,其始至其面前来跨,眉目之旧素著之青丝髻,嘀咕道:“你果不好者。”兰芽垂首去,以久违了女之礼,深深一福身:“此已足,多谢大人。”。”其思,顾从架上摘数朵紫金蕊之小花,过来上下左右而视矣,乃于其左耳各插戴上。继复视过,乃笑矣:“……以汝之美,此已足。”。”兰芽有须臾之耳。其在言——美?视之又欲劳心费力地非与辩,乃朗一笑,手执其手:“已矣,吾知汝欲何言。不必言矣,行矣乎。”。”是王妃秩之衣,兰芽不敢造次,待得将出院门,便挣着说:“过招摇,不可服此出。”。”有舍不得,而不曰:“……待小的将这身衣裳换下。今夕,能着此刻,小者,小者,已知足。”。”“愚人。”。”其轻叹一声:“衣,不觉汝来脱!”。”其回去扯下他素囊之色氅,沛然振开,披覆在她身上。垂眸凝注其目:“此番,当可矣?”。”兰芽眼乍浮水意,不能遮蔽。便垂曰:“大人,汝,何必如此?他吁了一声:“此非京师,我亦非公。而子,亦非兰公子。岳兰芽,汝可易人之称呼我—或曰,我今夕是谓君,是以。而子,岂愿行礼,亦曰吾意一回?”兰芽一急,有结舌——心曰不谓之大,不曰司夜染者,则其为何?曰冰,时而曰不出;或如其伪俗谓慕容——而北归者乃是慕容非乎??其解之目者磨,轻哼一声偏首望来:“不知如何唤我?即如我与汝之意。”。”兰芽窘急乃首:“请曰。”。”他仰望月,因高掩色,惟示之以傲之下颌脚:“……公。”。”

寻双闻言翻了个白眼,“你该不会是打算走到哪里都建立一个帝国,然后都交给别人来管理吧?”“之前倒是没有这样的想法。”寻双转身,看到依旧趴在峡谷悬崖边的两只成年雪炎兽,迈步向它们走去。药童冷哼,“狡猾的女人,知道搬出长辈和师尊,公子就不好再拒绝了!”药童气的跺脚,但自家公子一向尊敬长辈,从不愿意违背他们的教导。”“颂词?”君文博一愣,道:“小双儿,颂词从小懂事稳重,对长辈敬重,对下面的兄弟姐妹都十分照顾,你确定这其中没有误会吗?”不怪君文博会这么问,因为君颂词对外树立的形象实在太正派。冥心颔首承认,“是,这块玉佩跟我朋友佩戴的那一块十分相似。只可惜,这少女委实太皮了,又狡猾又滑头。

详情

猜你喜欢


      


      


      

Copyright © 2020